出租车案例

 时间:2012-05-10  贡献者:312887536

导读:相同又何妨 4款皮实耐用的出租车原型车,北京等地对出租车业的政府管制与垄断成 本 北京市出租车业出现的垄断完全是由 于政府对该行业的管制造成的。归纳起来, 于政府对该行业的管制造成的。归纳起来, 出租行业的

相同又何妨 4款皮实耐用的出租车原型车
相同又何妨 4款皮实耐用的出租车原型车

北京等地对出租车业的政府管制与垄断成 本 北京市出租车业出现的垄断完全是由 于政府对该行业的管制造成的。

归纳起来, 于政府对该行业的管制造成的。

归纳起来, 出租行业的政府管制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出租行业的政府管制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准入歧视。

(一)准入歧视。

所谓准入歧视指政府 在发放出租车经营牌照时对不同对象有不 同的政策。

同的政策。

准入歧视是北京市出租业垄断经 营的主要原因和主要表现形式。

营的主要原因和主要表现形式 。

北京市在 1992 年开始大力发展出租业时,对国营企 年开始大力发展出租业时, 业、私人投资的企业和个体司机做了明确的 区别对待: 区别对待:个体司机申领出租牌照几乎不被 批准, 批准 , 北京市个体出租车最多的时候不过 1000 余量, 余量, 万量的规模, 相比北京出租车 6.7 万量的规模, 实在是微不足道; 私人投资的出租企业必须 实在是微不足道;私人投资的出租企业必须 要挂靠在一个“局级”单位, 要挂靠在一个“局级”单位,在经济成分上 必须注明是“集体企业”才行。

必须注明是“集体企业”才行。

目前北京等 城市在出租业管理方面推行的大多是所谓 公司化管理, 公司化管理,也就是将出租业的经营主体确 定为公司,司机则是公司的名义雇员, 定为公司,司机则是公司的名义雇员,司机 在产权上一无所有, 在产权上一无所有,企业则拥有出租车辆和 经营牌照等从业条件。

经营牌照等从业条件。

公司化管理的一般经

营模式为, 营模式为,司机必须向公司交纳相当于车款 一半左右的“风险抵押金” 一半左右的“风险抵押金” 另外每月缴纳 , 高额的“份钱” 而且对车子的保养、 高额的“份钱” 而且对车子的保养、修理 , 费全部由司机自己承担。

费全部由司机自己承担。

前些年北京市出租 车的基本车型是夏利车, 车的基本车型是夏利车,每辆车每月需上缴 万辆出租车 的份钱平均为 4500 元, 那么 6.7 万辆出租车 亿元; 一年的份钱总额约 36 亿元;风险抵押金以 万元计, 每辆 3.5 万元计,公司收取的风险抵押金总 亿元。

人们不要忘记, 额约 23 亿元。

人们不要忘记,在如此巨额 的货币收益背后, 的货币收益背后,出租车公司其实并未直接 提供任何出租车业方面的业务内容, 提供任何出租车业方面的业务内容,它们获 得这些收益的唯一资格是政府有关部门赋 予的经营牌照, 予的经营牌照,而它们得到这些经营牌照的 根据并非所谓“企业家才能” 根据并非所谓“企业家才能” 而是在准入 , 歧视的大背景下, 歧视的大背景下 , 获得相关政治资源的能 力。

以准入歧视为本质含义的公司化管理造 成的后果之一是司机的超强劳动和低微的 报酬,以及司机与公司的激烈对抗, 报酬,以及司机与公司的激烈对抗,另外就 是人们对出租车提供的劣质服务的普遍抱 怨。

总量控制。

(二)总量控制。

总量控制是出台其他 管制措施的根本原因。

按理说, 管制措施的根本原因。

按理说,总量控制应

该将出租车数量控制在一个固定的数量内, 该将出租车数量控制在一个固定的数量内, 但各地的具体操作中, 但各地的具体操作中,所谓总量控制似乎都 是一个弹性很大的区间, 是一个弹性很大的区间,该总量既不是法定 标准,也不对公众公布, 标准,也不对公众公布,其执行情况更谈不 上社会监督。

上社会监督 。

支持总量控制的理由无非有 一是减少道路拥挤和城市污染, 二:一是减少道路拥挤和城市污染,二是减 少出租车空驶率。

就前者来说, 少出租车空驶率。

就前者来说, 北京市 2003 万辆, 年底机动车保有量为 211.4 万辆,而出租车 万辆,尚不到机动车总量的零头, 只有 6.7 万辆,尚不到机动车总量的零头, 即使考虑到占路时间等因素, 即使考虑到占路时间等因素,也不能认定出 租车是拥挤和污染的“主凶” 就后者来说, 租车是拥挤和污染的“主凶” 就后者来说, 。

如仔细分析起来, 也属似是而非 因为第一, 因为第一, 如仔细分析起来, 也属似是而非, 出租车运营必须有一定的空驶率, 出租车运营必须有一定的空驶率,这是出租 车司机必须付出的成本;第二, 空驶率” 车司机必须付出的成本;第二, 空驶率” “ 是否过高,或空驶成本是否合理, 是否过高,或空驶成本是否合理,只有其运 营主体――司机可以做出比较科学的判断, ――司机可以做出比较科学的判断 营主体――司机可以做出比较科学的判断, 其他社会主体, 其他社会主体,包括政府有关部门都不可能 比司机本身更清楚。

总之, 比司机本身更清楚。

总之,对出租车进行总 量控制将使出租行业的竞争改变形式, 量控制将使出租行业的竞争改变形式,由正 常的、富有效率的市场竞争, 常的、富有效率的市场竞争,改变为对政府 行政资源的竞争。

而且, 行政资源的竞争。

而且,从北京和其他城市 的实际情况来看,总量控制只是对公开的、 的实际情况来看,总量控制只是对公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