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品文库
当前位置:首页 » 我为什么是我 » 正文

我为什么是我

2013-05-12 02:01:26

我是谁?我为什么是我的,而不是别的人?
我是谁?我为什么是我的,而不是别的人?我为什么是我

我为啥是我——哲学看法论浅易入门引言 “射手”假说: 有一名神枪手,在一个靶子上每隔十厘米打一个洞。

假象那个靶子的平面上生活着一种二维智能生物, 它们中的迷信家在对自己的宇宙停止观看后,发现了一个庞大的定律: “宇宙每隔十厘米,必然会有一个洞。

” 它们把那个神枪手一时兴起的随意行径,看成了自己宇宙中的铁律。

“农场主假说”: 一个农场里有一群火鸡,农场主每天半夜十一点来给它们喂食。

火鸡中的一名迷信家观看那个现象,时常观看了近一年都没有例外, 因此它也发现了自己宇宙中的庞大定律: “每天上午十一点,就有食物降临。

” 它在感恩节早晨向火鸡们发布了那个定律, 但这天上午十一点食物没有降临,农场主出去把它们都捉去杀了。

--------------------------------------------------------------------人类迷信看法那个世界,差不多上也就那个形式了,观看到现象,笼统出概念, 接着基于法规停止运算,失掉因果律,再回投到自然,检验其能否合格。

它 的成绩在哪呢?它的成绩就在于,迷信是不关心法规本身能否牢靠这种成绩 的,它悬置那个成绩,它只关心,实际和现象之间能否分歧。

那样哲学看法论又是怎么样回事呢?看法论正是关于这种思想形式的思考,它 要处置几千年来时常困扰着我们的那些终极成绩:我为啥是我,世界的本 源是啥,诸如此类的成绩。

对哲学家来说,最困惑的不是那个世界如何存 在,而是它居然存在。

为了说明晰那个成绩,我感觉有必要先从哲学的历史谈起(那个地点专指西方哲 学,它要紧触及的是看法论)。

在上个世纪 50 年代,哲学曾经完成了它的历 程,余下的成绩是如何去体验,而那个曾经不属于学咨询。

这也是为啥至今 格外多人学完都还没找到出路,甚至进入更深层的纠结和苦痛。

哲学在近 300 多年来,从康德的《地道理性批判》末尾,到上世纪 50 年代维 特根斯坦的《论确定性》,阅历了伟大的革新,并由此走向成熟。

它同时也 带来了迷信思想的伟大先进,推翻了人类的世界观。

差不多上它可分为三个阶 段:实质论、现象学、言语分析。

尽管听上去或许越来越浅薄,但实践上它 是越来越深化到成绩的根结。

1、在实质论的时期,望文生义,人类普遍有一种思想趋向,一定是感觉那个复 杂的世界面前务必有一个实质,有一个称之为“真”的东西。

不管是唯物还 是唯心,争辩到最终来也无外是基于这一点。

然而,有一些人末尾发现成绩所 在:我们的法规是先验性的,它树立在一个后天资予的前提下,是无法自证

的。

在法规下,我们的看法总是不可幸免地要落入二律背反的境地。

越简明 的东西越复杂被疏忽。

(直到如今,格外多人照旧跳不出那个框框,还总是在 设想着世界的真相。

) 2、在这以来,越来越多的学者转向追求现象学,事实上也一定是大伙儿曾经舍弃了 “探求实质”如此的思想,转而追求现象之间的关系,从头回到差不多的东西 上去。

比如物体是如何分界的?它的外形、边缘是经过我们的笼统思想定义 出来的。

“我”又是啥?在全部的现象之中,那些相对复杂改变的,就形 成了看法,而那些相对固定不变的,就构成了物资、外部环境。

它们基本上名 相、概念。

这些时期里迷信实际的停顿,也反响了相似的思想革新。

以往牛顿的经典物 理系统,有确定的空间和时刻、万万的运动和运动——这一定是实质。

然而, 这种对我们来说应该是毫无争议的、万万真实的实质,讲解不了的现象太多 了!致使于后来的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完整推翻了它,即使再后来更基础的弦 论,也是对那种不言自明的点状基础粒子概念提出了质疑和革新。

3、最终来,极少数的人总算探求到差不多的范围——言语分析(分析哲学)。

言语 是我们思想运作的差不多单元,对它的追求分析,有助于搞明晰那些困扰我们 的疑咨询成绩构成的缘由。

比如“我”为啥是我?实践上“我”一定是一个概 念。

讯咨询概念为何是概念,是没有意义的,这是一个有效的成绩,就那样简 单。

“我”实践上无外是一个因缘条件具有、显现出来的现象罢了,处于流 转改变之中,本不该被对象化的。

一旦“我”被定义出来了,被对象化了, 它就有生灭的成绩,它就成为一种自欺构造,总是让我们感觉有一个本我、 实有的我存在,我们就会末尾揣摩,它是如何而来的?我为何是我?矛盾和 困惑也就随之而来。

错误的对象化,是终极成绩发作的根源,为啥佛学中 常常有“不可言说”如此的说法,事实上道理也是如此,真相是不能被对象化 的,一旦言说,意味着它成为对象,矛盾就发作了。

2我为啥是我——哲学看法论浅易入门比如宇宙来源成绩,宇宙本是流转改变之中的、有限的、尚未完毕的,但是 一旦我们构成了“宇宙”的概念,它就被对象化了,因此成绩随之而来,既 然是一个对象,它就有生灭的成绩,因此我们就纠结起它的来源了。

说终究, 人的思想形式是无法了解“有限”的。

有兴味的同窗也能够去看看佛经《解深密经》,这部经典,几乎一定是一部语 言分析的巨作啊。

呵呵。

哲学到那个地点一定是止尽了。

尽管格外简明,但它或许又太过简明了,对成绩的解 决方式看起来貌似一种“舍弃”行径,致使于我们格外难应用它来处置最严重 的成绩——接上去怎么样办? 最基础的定义——“我”,它是如此不言自明,如此确然,致使于我们格外难 跳脱出主客观分手、统一的思想形式。

真实,这种思想形式合适我们的情感, 合适那个世界的需求,给我们提供了动摇、可依赖的生活基础,就像饿了要

吃饭、困了要睡觉、醒了要赚钞票一样自然。

我并非说它是错的,但是,关于 那些需求进一步跨越、希望从苦痛中摆脱出来的人来说,它并不终究。

我认 为格外多人在这下面栽了跟头。

构成“我”的主体是啥呢?是我的身子吗?我的手,我的脚?依然我的思 想,我的愉快、悲痛?貌似基本上,但终究来说都不是。

要紧就在于,假设你 把它们对象化了,它们就能够排遣出“我”的范围。

失掉我的手,我的脚, 我的情感,或是换个心脏,那个“我”照旧不或许改变。

假设穷究下去,那样 最终来唯独余下的,一定是那能够觉得、能够观见的“见性”。

目前平常感觉, “见性”是来自于大脑神经元的交互作用,对外部世界摄取而发作图像。

在 此基础上,才承袭发作出自我看法。

人类的大脑有格外多个分区,各自承担不同的功用,比如视觉的,运动的,语 言的,思绪的,等等。

假设某个详细的分区浮现了缺点,那样这一部分对应 的功用将缺失。

一团体假设经过手术切除言语区,那样他就说不出话,即使 他的内在思想和发声功用都正常。

思绪失控的人也能够经过服用化学药剂来 抑制或辅佐大脑。

全体上,大脑又能够分为左右半球,右脑主假设理性方面 的功用,把外界事物的安慰转化为图像;左脑主假设理性方面的功用,担负 定义右脑的图像,构成概念并停止法规运算。

比如说,我们看到红的颜色, 实践上它务必先由右脑去感应光波,再加上左脑的解读,接着我们才感遭到 “白色”——相。

假设没有左脑,我们尽管看到外界“原始”的图像,但却 是无法从外头识别出白色的。

在自我看法那个成绩上,能够说,右脑读取了 世界,而左脑担负将图像中的自我和外界区分开来,它们相互严密地配合, 完美无缺,就构成一个鲜亮的“我”。

人类在婴儿时期 1-2 岁左右,才慢慢 构建出自我看法。

在此建议同窗们去看看美国脑神经迷信家 Jill Bolte Taylor 的一部著作 《左脑中风右脑开悟》,她亲身阅历了中风,左脑大部分功用丧失,直到 7 年后才侥幸地慢慢康复,这段进程留下了异常宝贵的迷信分析材料。

在她的 描画中,由于左脑失效,法规功用丧失,因此只能感遭到一体的世界图像, 无法把身子和外界区分开来,因此自我和外部不再有分手,也无法对物体进 行左右方位的法规推断等等。

这位迷信家感觉“无概念”使她与世界融为一 体,从固态转变为流态,从而体验到极致的平和、摆脱。

到了这一步,能够格外多人都会进入一种深度的困惑之中:即使“我”是一个 概念,但我曾经感遭到那个世界了,这如何能够呢?假设性命是轮回的,那 么轮回之中的主体是啥呢?那个成绩,务必去发觉思想对“我”的那种根 深蒂固的执着。

既然“我”是一个概念,那样不应该再采取主客观的二元模 式。

一元形式即是:存在即显现,不纠缠于名相概念。

那个世界为谁显现? 没有了,我和世界基本上显现。

它们的差异是: 二元形式:那个世界为我显现 一元形式:我和世界基本上显现 在完成这种世界观的转变后,就能够去除概念在心灵上的萦绕,全部的成绩 将会自动消解。

固然,我感觉真正的摆脱不在于去除概念,而是通达概念对

我们的约束,不进入“我”的困惑。

主客思想形式是一切成绩发作的根结, 关于那些希冀进一步超脱的人来说,这需求亲身去体验。

言说的东西,都不 终究。

学哲学,终究为了啥?以我团体的了解,最最少的一定是要从名相概念的困 扰中摆脱出来,从“我”的约束苦痛中摆脱出来。

3答复:我为啥是我——哲学看法论浅易入门最终来来谈谈哲学入门书。

能够平常人会推举 乔斯坦·贾德《苏菲的世界(Sophie's world)》和罗素的《西方哲学史》 前者一定是比拟好的启蒙书,后者是比拟严谨的西方哲学思想的停顿历史 为何哲学史也能够用于入门?如格外多人说的,哲学的停顿历史,本身一定是哲 学。

一旦你了解到,原来人类是如此一步一步看法世界的,那样你也就能领悟那 些哲学思想了 从这一点来说,我感觉我前面写的帖子,看过了事实上也就入门了 由于你曾经了解了西方哲学的大框架,了解它最严重的 3 个时期的思想有什 么特征 没有哪一本哲学著作是能够完整处置成绩的,它有个墨守成规的进程 西方哲学总的说来根源于“世界为啥存在?我是谁?人活着的意义是什 么?”这类的困惑 因此看法论那个主题贯串了整个西方哲学。

历史上格外长一段时期, 西方哲学都脱离不了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那种思想, 即 有一个实质的东西真实地存在,接着才衍生出我们不完善的理想世界。

往大范围了说,不管是哲学也好,佛教以外的绝大少数宗教也好, 那种追求上帝|真|终极|天道的思想,都脱离不了这点。

但随着迷信的停顿,人类的思想程度成熟到足够的程度时(近 300 年来), 实质论→现象学→言语分析,瓜熟蒂落,就把人类思想中那些最差不多的错误 之处破解了 从某个详细时期来说, 1、实质论时期能够看康德的《地道理性批判》,格外霉涩, 但它是整个西方哲学的转机点,它提出了人类理性的“先验性”, 简明说一定是我们思想中的法规是后天资予的。

康德写这书原来是为了给上帝找个依照:既然我们的理性是后天资予的,那 是谁给的?上帝咯。

他没有想到这本书所引发的革新,以来直截了当否决了上帝思想 还有休谟《兽性论》,外头关于因果律的章节,分析了因果是如何关联成立 的

2、现象学的时期,能够看马赫《觉得的分析》。

有一个有名的哲学假定,把你的大脑取出来放在容缸里养护, 接着接上各类传感器,为大脑虚拟出理想世界 那个缸中之脑,能否判别出自己周围环境的真实性?答案是不能。

经过第一时期的困惑,哲学家曾经转向从客观的角度来对待事物,由于往简 单了说,身外之物都不牢靠。

马赫的思想大致是如此的:我们所感知到的, 那些相对动摇的部分,就构成物资的概念;那些改变的部分,就构成了我们 的思想 梅洛庞蒂的《知觉现象学》,也是经典代表之一,极端霉涩 3、言语分析时期,首推维特根斯坦前期的《哲学追求》(留意这和他前期的 思想截然相反) 其它还有他未完成的《论确定性》 言语是人类思想运作的差不多单元,差不多上那些困扰我们的成绩,都在那个地点得 处处置 维特根斯坦的《论确定性》,也是在回应同时期一位迷信家的追咨询 这位迷信家的办法事实上也代表了我们绝大少数人根深蒂固的思想, 他如是说: 这是我的左手,这是我的右手,因此那个世界存在因果律没有确然的基础。

困扰我们的,事实上都来自于概念。

概念把事物对象 化了,而一旦我们把概念回投到世界,矛盾就不可幸免地发作。

搞明晰成绩发作的根源,知幻离幻,失掉心灵上的摆脱, 西方哲学到那个地点就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了。

哲学书太多太多了。

我罗列的只是几部典型,未必一定是你合用的 我也并不建议你就去找这些书来读,由于 看法论不是一个啥迷信实际,它触及一系列对治虚妄的思想,重在解构 一旦解构终了,那些哲学书就能够扔掉了 假设你没有那些疑咨询,哲学读来何用。

最终来再着重说一点,人类的看法有一个渐进的进程,哲学书务必循着全体结 构去读。

假设有人说:我爱慕谁谁谁的哲学观念,推崇谁谁谁的流派, 那样我感觉这还处在比拟初级的时期。